2013春节前夕厦门周边游驴友尼泊尔背包行

  破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曾经看过《摩托日记》,讲述格瓦拉发现自我的心路旅程,深受感动。尽管一直在路上也许是一个美好但却不甚实际的愿望,但是还是希望能够行路,登山,寻找真实的自我,寻找那个在喧嚣都市中迷失的自我。

  一树一菩提,一沙一世界。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2010年春节,我独自一人,背包行走在佛祖的诞生地尼泊尔,享受到了生命中的一次难得的体验和感悟。

  DAY 1 苏州—上海—成都

  一早从苏州坐机场大巴到达上海浦东机场,转机成都双流机场。飞机即将降落双流机场,在上空竟然看到有地方失火。打车找到事先预定的宾馆,立即找到一家还算干净的火锅店,品尝了鲜美的鱼头火锅。火锅店一位面色忧郁、独自用餐的女食客似乎喝高了,和店家发生口角推搡起来,不肯付钱,差点打碎柜台上的美酒。无奈的店家报警后,两名警察把女食客连拖带拽的拉到警车上,回警局醒酒去了。每个人都会遇到不开心的事情,都会有不开心的时候。古人告诉我们: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古人又劝诫我们:借酒消愁愁更愁。我们到底该怎么办!?

  DAY 2成都—拉萨—加德满都

  清晨5时,从酒店出发去机场。车上突然传来张学友《等你等到我心痛》忧伤的歌声。清冷的街,漆黑的夜,勾起了我些许离愁。记得曾经有人说过,生活在一个城市里,或者爱一个人,又或者做某件事,时间久了,就会觉得厌倦,就会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。也许不是厌倦了这个城市、爱的人、坚持的事,只是给不了自己坚持下去的勇气。

  顺利登机。起飞后,和边上的外籍男士攀谈起来。他叫菲利浦,英格兰人,定居在香港,为瑞士银行工作,单身,喜欢徒步,定期利用假期去东南亚国家义务教英语。他这次是去尼泊尔短期游,大约3天左右时间,就只在加德满都周边,和我的以徒步为主的行程不一样。我带了本《南风窗》,他带了本《The Economist》。我告诉他,我非常喜欢看这本英国出版的《经济学人》周刊,尽管定价高昂超过一般人的承受能力,但是中国有许多爱好者定期自发翻译成中文并在网络上发布,其内容客观,视角独特,分析透彻,我就是其中的受益者。他说从来没想到这本周刊在中国受到如此欢迎,非常诧异和惊喜。我们交谈了很多,从中国的传统文化到爱尔兰共和军,只要我的词汇量允许,加上手势,能交谈的都交谈。

  飞机经拉萨重新接受安检。我在大厅候机时,遇到一个出生在德国、在西班牙长大、现定居在瑞士的男子,他说他也为银行工作。他说我的英语不错,问在哪里练习的?我告诉他主要靠经常看电影和美剧,既然他在西班牙长大,我说我非常喜欢的西班牙导演佩德罗·阿莫多瓦,喜欢他的《对他说》、《不良教育》和《关于我母亲的一切》,他很惊喜,说想不到能在中国找到知己,他也非常喜欢,还问我《破碎的拥抱》有没有看过,我告诉他我已经买了碟片了,但是还没时间看。其实,我是网上下载的,没好意思说,这其实是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,嘿嘿。他在西藏待了两周,竟然有一天野营,没有帐篷而仅仅露天睡在睡袋里,强!他这次只准备在尼泊尔待2天,然后去印度三周。好羡慕。笑着问他是不是金融危机让他如此闲,他也笑答Yes。

  回到飞机上,和菲利浦谈起,他也非常喜欢阿莫多瓦,还告诉我阿氏数周前刚去香港参加了一个影展,他也前去参加了。菲利浦对我朝不厌其烦的反复安检表示了极大的反感,他说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养活更多的公务员,我一笑而过,并不答话。

  飞机广播里传来乘务员的提示,10分钟后将经过珠穆朗玛峰。这时昨天吃火锅的效应出来了,肚子不舒服,赶紧冲进厕所,5分钟后出来,赶紧冲到头等舱,隔着窗户厚着脸皮狂拍一气。

 热门资讯

免责声明
①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②如果您因版本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,请在30日内联系44685295@qq.com(发邮件时请将#改为@)。

Copyright©2015 旅游爸爸网(www.tripbaba.com)